執行長的雲端隨筆/網路無疆界 資安大挑戰

Eva

4月14號的夜晚,我坐在加州家中的後院裡,看著血紅色的月亮和月蝕。橘紅色的月亮500年中只會出現三次,看它懸掛在夜空中,是那麼的美麗又令人著迷,我就這樣一直看著月蝕變化整整一晚,並且…得了感冒!
我從很小時候就熱愛無垠的太空。每當有煩惱的事困擾著我,不論是學校課堂上的問題、同儕間的相處,或是各式親子問題…,我總是喜歡在台中老家的後院坐著仰望星星,思考著宇宙何其遼闊,以及和那無邊無際的宇宙相較之下,我的煩惱是如何的微不足道。雲端運算 影響網路設施宇宙最讓我著迷的地方就在於它沒有疆界。我總是喜歡想像,到底哪裡才是宇宙的邊際,然後我又會告訴自己,在那邊際之外,還有更多、更深、更廣的未知。這樣的想像可以讓我樂此不疲看上整晚的星空,直至父母喚我上床休息才肯罷休。
moon

之後在學校,我學到了另一個讓人驚奇、「無窮無盡」的東西──,也就是圓的周長和直徑的比例(圓周率),其數值等於3.14159265358979323846…(小數點後數值永遠持續無窮盡)。沒有終點、沒有邊界,「無窮無盡」的確存在於我們的世界,但對人類而言(至少,對我來說)還是很難去想像它的全貌。

這幾年的資訊科技,從封閉式的計算能力突破發展到近乎沒有極限和邊際的雲端運算、行動應用和巨量資料分析。

這已大大影響所有網路基礎設施、生態系統,以及人們該如何應用電腦人工智慧,並與其互動。

資訊安全主要強調的原則是:「定義資訊擁有權的範疇」,在這個「沒有邊界的網路」和「半無限計算能力」的新時代,這著實是一大挑戰。 Continue reading “執行長的雲端隨筆/網路無疆界 資安大挑戰"

當你的雲端服務停擺,你要如何知道?

現在其實很難確認一個雲端服務是否停擺。它可能只是短暫中斷,但快取和其他系統會接手,這通常是看不見的。如果你的雲端應用程式可以使用,並提供服務給你90%的使用者,但其他10%沒有,這服務是活著還是掛點了?有介於兩者之間的嗎?

Cloud4

有時,它是行銷或服務水平協議方面技術性的問題。而其他時候,它是媒體的問題。拿微軟Azure停擺為例子。微軟公共雲內運算部分的管理功能有問題。大概有24小時的時間是一團混亂,IT部門受到了影響,而且之後仍然餘波震盪一段時間。

對於我這樣大半職業生涯都在雲端上的人來說,當我看到新聞時所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很高興那不是我。」然後我問自己,「客戶可以做些什麼,好在這樣的故障下保護自己?」

架構上,我知道要建議完全備援系統,最好來自不同的硬體或雲端服務供應商。但作為實用主義者,卻也很痛苦的知道只有少數客戶有這樣的預算或耐心來實現這樣的系統,世界正在將他們拉到單一雲端服務供應商,而且它本身可能依賴於特定硬體供應商。

因為當IT部門要向財務長報告時,總是會有在經濟跟風險之間抉擇的問題。今天,完全可以備份到不同的公共雲供應商,甚至有待命的虛擬機器。你甚至可以讓你的資料或應用程式的備援放在不同的基礎架構即服務(IaaS)供應商,或是從一個平台即服務(PaaS)供應商故障轉移到另一個。

這裡只有一個小問題,就是這樣做很花錢。 Continue reading “當你的雲端服務停擺,你要如何知道?"

IT支出在2016年將會超過一半放到雲端

作者:Dave Asprey(趨勢科技雲端安全副總)

哇嗚。Gartner說:「雲端運算的使用在不斷地成長中,到了2016年,這成長將會增加成大宗的新IT支出。」更妙的是,他們預測,「2016年將會是決定性的一年,私有雲開始讓位給混合雲,並且有近一半的大型企業會在2017年底部署混合雲。」

Cloud

 嗯,那這裡面有多少屬於雲洗白(cloudwashing)?這在今年已經變得越來越常見到,將傳統IT產品重新用「雲端」命名。我很肯定我的烤麵包機也具備有雲端功能。但如果你撇開炒作,Gartner是真的專注在企業支出上,因此讓我們假設這大數量的成長中,只有極少數比例來自被錯誤分類的傳統IT產品。

我完全同意這些看法,將會有更多的IT支出在兩年內放到雲端。許多我所談話過的企業已經不再將應用程式放到自己私人資料中心擺在第一位。他們只有在有很好的理由不將其放到公共雲時才會這樣做。在兩年前,安全性會是個好理由,但到了今天,已經可以用同一套安全系統(如趨勢科技的Deep Security)來從同一個主控台來管理混合式的架構,包括公共雲和私有雲等元素,所以安全性問題現在已經可以被解決。另一個事實是,大多數私人資料中心也都在運行私有雲,所以當你將公共雲和私有雲的支出混在一起,當然它會佔一半以上,就如同Gartner所預測的一樣!

Gartner還精確地預測混合雲部署將會出現在一半的大型企業裡。但我並不確定大多數企業是否會將其稱之為混合雲。混合雲這名詞太過籠統,幾乎任何現代的公共雲部署,在任何狀況下連接到企業資料中心都可以稱之為混合雲。但如果透過合作夥伴所提供的軟體即服務(SaaS)和平台即服務(PaaS)產品來連結三個不同的公共雲又該稱為什麼雲?我們只能說這真的很複雜。

企業應用常常會變成這樣,這也是為什麼你可以得到一個關於電腦資訊系統的學士學位。雲端並無法改變這狀況。

 

@原文出處:More than half your IT spend is going to be cloud by 2016

什麼能真正推動雲端運算大規模的成長?

作者:Dave Asprey(趨勢科技雲端安全副總)

當大多數IT專家談論到雲端運算,他們會想到基礎設施即服務(IaaS)或平台即服務(PaaS)。不太容易去想到的是,有很大比例的IaaS是用來推動軟體即服務(SaaS)產品,而SaaS本身占了雲端運算市場的最大部分。

Cloud5

David Linthicum在InfoWorld上引用了一篇Capgemini的報告,顯示雲端運算市場規模從2009年的174億增長到2013年的442億。而有趣的是,SaaS的市佔率也從69 %降低到58%,歸因是由於IaaS的成長。

我並不同意。現在越來越難去將一個應用程式歸類到一個特定類別。如果它依賴其他幾種雲端技術,那它是軟體即服務,還會變成混合雲?如果它被銷售為基礎設施即服務產品,但管理是靠軟體即服務呢?你的內容傳遞網路(CDN)是基礎設施即服務產品或軟體即服務產品?我也不知道。

而我馬上浮現到腦海裡的是趨勢科技Deep Security產品。它非常的具有彈性,讓你能夠從自己的私有雲、公共雲或趨勢科技所代管的服務上來執行管理主控台。它可以管理橫跨實體伺服器、虛擬機器、私有雲和公共雲上的安全性。你可以基於使用量(即SaaS)來計費,或是實行企業合約。

你告訴我 – 這是SaaS產品?或是IaaS?不管是什麼,它都有一定的規模,而且越來越成長,而且它並不是簡單的SaaS/PaaS/IaaS,這我們在2006年所發明的層次架構,用來解釋我們自從代管和應用服務供應商(ASP)在1997年崛起後所做的事情。

你雲端策略所該做的是不要太關心某個東西是否在這三個類別之中。相反地,要注意你該如何進行管理,以及你要如何付費。這將會讓你從戰術決定前進到戰略規劃和實施。

@原文出處:What is really driving the massive growth of cloud computing?